时光渐渐流逝,我的梦想在哪里?

时光渐渐流逝,我的梦想是做一只舞台上动如流云的孔雀。那女子,俊美瘦削的脸庞,一双动如孔雀般机灵会转动的双眼,四处的动静,都逃不过她的眼睛。

小时候,我的梦想是拥有一只红色的舞鞋,脚尖处是软软的棉纱,脚弯处紧紧的贴着绵绵的绸缎,脚跟亲吻着厚厚的鞋垫。这是一双淡紫色的舞鞋,穿着它,扶着栏杆,轻轻垫起脚尖,伸出细长的腿,另一只手举成弯月的弧度,手指作兰花指状,白色的裙摆随着身体的转动海浪般上下起伏,优雅,深情,古典,唯美,突然间来一位与我共舞的王子,一袭紧身的白衣,修长带肌肉的双腿,矫健的身姿,展开着如白天鹅般舒展而雄壮洁白如雪的翅膀,偏偏向我飞来,两双手的紧握,两双腿的有力支撑,看,翅膀如轻盈的鹅毛,那样优美、柔软、细致、轻微,细腻中又带着一股韧劲。轻轻的告诉你,那是高雅的芭蕾。

长大一些,我的梦想是做一只在冰川上跳舞的黑天鹅。音乐声悠扬轻灵的飘来,传入每位观众的耳边,仿佛,仿佛看到那绸带般丝滑飘柔的五线谱在微光中空灵飘荡。乐声更加细腻动听,黑暗的舞台上,一只聚光灯360度环照着一位美丽无暇的女子。舞曲正式响起,有力的拔开黑暗的时空,所有灯光如春天的阳光,拔开乌云,刹那间一片耀眼的光明!女子扬起她长长的手臂,细细碎碎的步伐,愈加快,愈加增大了幅度,眼看着,就要与最底层的观众撞个满怀,突然在转角背靠对着墙壁,绕过这种弯,女子风一样的在冰上滑翔,阵阵风,撩起她短而轻飘的舞裙,音符在迅速的变幻跳跃,忽如波浪涌起,女子借着滑动的惯性,在空中旋转三周半,如一只遇到风浪的黑天鹅在海上勇猛搏击,无论是静还是动,黑天鹅一直保持着优雅、自信和力量。轻轻的告诉你,那是典雅的冰舞。

时光渐渐流逝,我的梦想是做一只舞台上动如流云的孔雀。那女子,俊美瘦削的脸庞,一双动如孔雀般机灵会转动的双眼,四处的动静,都逃不过她的眼睛。有神,快而凌厉;又不失温柔,如柔波带水。身着一孔雀羽毛般的衣裙,四肢苗条有力,那长而透明的指甲,在灯光下更显妖娆妩媚。那是怎样一只美丽灵动的孔雀。她的肌肉仿佛是水做的,又比水更有力量;她的手仿佛是流云一样变幻多姿,又比流云多了一种神秘感!她的肢体极其柔软,随时可呈波浪状上下起伏。她躲在绿纱帐的背后,四处漆黑一片,只有那白色的灯光照着绿纱帐。在柔柔的灯光下,可以看到她窈窕的背影。她的手,像极了孔雀的脸。微微点头,又轻轻颤抖,仿佛那是一只会跳舞的孔雀。孔雀开屏,也许是世间最美最神奇的生理现象。而那女子,却把这美妙的形态和人体的四肢结合,使人们不禁屏息凝神,不敢呼吸,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静悄悄的欣赏着孔雀开屏的自然之美。轻轻的告诉你,那是绝美的孔雀舞。
月岁流转,有时愿望如流星刮过天际,就那么一瞬间,美丽的图像在脑海一闪而过,永远刻在心中,那是,那是用尽所有力量也无法实现的梦想。因了贫穷,资质,因了无法造就的天时地利人和。

一切美景、美的事物、美的动物、美的艺术,都能通过人的四肢、人的眼睛、人的表情更加生动传神的表达出来。人啊,其实真是无所不能。人类对于美的追求,从古到今未曾断过:后宫三千佳丽,无不是精挑细选;宫廷舞蹈,无不是华美艳服;金银手饰,无不是精雕细琢。

我的梦想,不仅仅与美的舞蹈有关,与美的神韵有关,它传递一种美的文化、美的心灵、美的和谐。轻轻告诉你,我的梦想,在芭蕾的圣洁之美,在冰舞的华丽之美,在孔雀舞的神秘之美。轻轻告诉你,我的梦想,在美的时刻遇见最美的你,无论男女,无论外表的美丑,只关乎心灵。